马云爱徒孙宇晨:创造才是我真爱

2015-08-03跟谁学

二十出头财务自由

  跟一般年轻人不同,当孙宇晨一夜之间赚了几千万后,他对美食、旅游等享乐事没有产生任何兴趣,“我不愿意花钱是因为花钱是等着消费别人制造的东西的行为,就像一只被填充的鸭子。我更喜欢自己去创造,哪怕就是吃,我也更愿意当个厨子,不愿意当吃货,哪怕我做得难吃,被人家骂,我也要做厨子。”

  也许就是这种追求创新的精神,让孙宇晨,这个90年出生的“愣头青”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,并创办了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,锐波天下;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得到了包括IDG在内的全球最顶尖投资者的支持,完成了两轮高达千万美金级别的融资。

上榜福布斯中国

  2015年,孙宇晨上榜福布斯中国“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”,成为马云的湖畔大学唯一90后学员,被定义为90后创业者代表,得到包括《彭博商业周刊》(Bloomberg Businessweek),《鲁豫有约》等国内外知名媒体的专访。尽管如此,他喜欢叫自己“愣头青”,“创业是一场战役,打仗的时候,像我这样的愣头青肯定会不顾一切向前冲,没有任何顾忌,我不怕自己会输,因为我享受创造的过程;我也不用担心老婆孩子没人照顾,因为我就一个人。”

  孙宇晨最喜欢的两本书是安?兰德的《源泉》和《阿特拉斯耸耸肩》,他说这两本书几乎指导了我所有的处事方式。看了安?兰德的书就会明白,一个社会真正创造价值的人必定是创业者,社会财富也会向我们身上聚集。从本质上来说,一个人对财富的掌握等同于其对社会资源的支配能力,社会资源只会向能够创造的人聚集。现在全中国有100万人可支 配财产超过一千万,在这100万人里面 ,90%都是企业家。

投资特斯拉

  早在孙宇晨创办锐波、被定义为90后创业者代表之前,他已经通过投资比特币、特斯拉等公司实现了财务自由,那时,他还是一个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的普通学生,只能靠节约下来的学费和生活费来做投资。那时的他,经常研读《纽约时报》(New York Times》)的科技版和《麻省理工科技创业》(《MITTechnology Review》),虽然并不是金融专业出身,孙宇晨凭着自己对市场的敏锐嗅觉和对项目的不懈专研,看到了常人没有看到的商机。让孙宇晨实现人生急转向的比特币项目就是他从《纽约时报》上看到的,“我每天看报,而且还花很久时间去研究报纸上的每个项目。”在美国的时候,他投资过很多项目,基本也都是离不开自己敏锐的判断。比如,当他参加宾大投资协会的一次活动后,就果断贡献了人生中的第一笔投资,下定决心赌一把特斯拉。结果,没过多久,特斯拉就异军突起,席卷了全球。

回国创业

  原本想要继续留美读博的打算被突如其来的巨额财富打断,他开始认真考虑一个问题:我该做点什么事呢?我最喜欢做的事儿究竟是什么?实现了财务自由,也许更能让一个人意识到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什么。对孙宇晨来说,创业才是他的真爱。因为他享受创造,热爱冒险,“愿意将自己的身价押在可能改变人类未来的事物上”。特斯拉的创始人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是孙宇晨十分欣赏的创业者,也是他的校友。在特斯拉最困难的时候,马斯克抵押了所有家产,拿出了所有从创立 PayPal 赚来的钱,砸在特斯拉身上。“这种实现财务自由后,敢于抵押一切,再度allin(全部投入)的气度,是我最欣赏的品质。这让我感觉改变人类未来从来都不是那么简单,能够直面资本的淋漓鲜血的,才是真的猛士。”

求学湖畔 拜师马云

  2015年,最让孙宇晨骄傲的事莫过于成为湖畔大学唯一的90后学员,成为了马云的爱徒。同期的学员包括优米网的王利芬,汽车之家的秦致,快的打车的陈伟星和俏江南的汪小菲。要问学到的最深刻的是什么,就是坚持。“当时马云给我上课之后的感悟,也是我最大的收获。我创业遇到挫折时,总会看看这句话:其实很多传奇与辉煌都是后人想象与渲染的,当初铸就传奇的这批人无非是无怨无悔地坚持,绝大多数时间苦逼得让人难以想象,生活也平淡。坚持下去把别人熬死了,自己就是传奇。”